衛教文章

婦科相關文章

  子宮頸癌如果進入子宮頸的間質組織時,即成為子宮頸侵襲癌了。若第一期上,侵犯範圍較少,使用單純子宮切除即可,若還想生育,可只作子宮頸圓錐狀切除手術。若是第一期下或第二期初,則施行根治性子宮切除及雙側骨盆腔淋巴結摘除手術。若有手術禁忌症,可行放射治療,或行同步化學放射療法,對於晚期第二期下、第三期、第四期上之病患者或第二期上之前做過根除性子宮切除術後發現有高危險因子(骨盆腔淋巴結轉移、子宮旁組織及手術樣本邊緣有癌細胞者),則可作同步化學放射療法。至於第四期上,若無侵犯到骨盆腔側壁及主動脈淋巴結,則可考慮作骨盆腔內臟割除手術。至於四期下之轉移性子宮頸癌,則以姑息性化學療法及放射療法為主。
  在治療過程中,手術及放化療的副作用,可同時配合中醫同步治療,減少治療過程產生的副作用,及提高放化療的療效,相關中醫治療方式可參酌「中醫在乳癌病人西醫治療時扮演的角色為何?(3)中醫在乳癌病人西醫治療時扮演的角色為何?(4)中醫在乳癌病人西醫治療時扮演的角色為何?(5) 」,但治療結束後常見的下肢淋巴水腫,甚至併發下肢蜂窩狀組織炎,是醫師與病人常常苦惱不得解決的問題,就如同在全德病友故事中,子宮頸癌病友分享的「中醫重新賜予我走動的能力」中所提及的,劉女士求助各大醫院的復健科,得到的說法不外乎「切除淋巴就是會這樣」、「只能穿彈性襪改善」,甚至有醫生開玩笑:「妳學蝙蝠倒吊吧!那樣血液就會回流。」淋巴水腫的痛苦她還能忍耐,更棘手的是腳一旦擦破皮,鐵定發炎、發燒,演變成蜂窩性組織炎,平均1-2個月就得跑一趟急診室,很多醫院看見她就頭痛。有一回病情嚴重,危急中她打電話向原開刀的醫學中心求助,最後搭機北上,由醫院派救護車去松山機場接她緊急入院,這才保住性命。現在的她說:「我每天按時吃中藥,王醫師說不能吃冰,我就一口都不碰。」王醫師也告知劉女士血液循環的重要性,鼓勵她做下半身的運動,讓下肢淋巴回流增加。吃藥配合運動,2個月後,劉女士逐漸「忘記」右腳會腫痛,也不再有傷口發炎的問題;1-2年後,筋骨不再痠痛,視力也恢復清晰,健康狀況令同齡老友欣羨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