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教文章

兒科相關文章

  今天,我們不提任何特定的兒科疾病,輕鬆一些,聊聊如何讓孩子接受中藥。
大概是台灣的傳統觀念使然,許多家長也認同讓孩子吃吃中藥,調理身體。但常常有一個關卡很難跨越,就是如何(心平氣和地)餵藥?如何避免一餵中藥孩子就「鬼哭神號,摧枯拉朽」?
現在常用於內服的中藥,分為科學藥粉和傳統水煎藥。醫師會依據病況的緩急輕重,視情況運用。藥粉未必就好餵,而水煎藥未必就比較難喝喔!唯獨健保只有給付藥粉,水煎藥則需要自費。
首先回答一個問題,多大的孩子可以吃中藥?我的答案是,只要孩子能正常喝奶,就能開始吃中藥。然而,大多數的情況還是滿周歲以後才開始吃,原因是未滿1歲的孩子不宜食用蜂蜜,而蜂蜜是我們常常建議家長在餵藥時使用的。
說說我家小孩的「餵藥歷程」吧!
她因為遺傳到爸爸媽媽的「優異」體質,所以出生還沒滿月,就有嚴重的異位性皮膚炎症狀,頭皮臉頰幾乎全軍覆沒。媽媽很煩惱,問我該怎麼辦,於是我請熟識藥舖訂購了一小罐的「一捻金」(牛黃),就用小指頭沾一點點藥粉,塞進她頰裡齦邊,然後,一陣皺眉。這是她接觸中藥的開端,我們「妄想」她從此就會「喜歡」中藥。當然沒那麼簡單。
第一次感冒是八個月大,當母體和母乳所能提供的免疫力漸漸退去,孩子必須學習「訓練」自己身體裡的「軍隊」抵禦外侮。因為發燒之後突然變鴨子聲,我們有點嚇到,就帶去給小兒科看看,說是聲帶發炎,帶了藥回來,才吃第二包,她就用大吐一場給我們上了一課。從此,不再碰西藥,但是,也不肯吃中藥,怎麼辦?於是我從耳鼻喉科常用的「蒸喉嚨」發想,把中藥材水煎之後,用個廣口小保溫壺,放在她的病榻邊,讓她不自覺吸進一些蒸氣,確實也有達到舒緩咳嗽和化痰的作用。就這樣到滿一歲之前,都是用天然的方式,或者物理性的退燒(溫水擦澡),度過難關。
正式用內服中藥,是一歲多的時候。我異想天開用蜂蜜直接加到科學藥粉裡面,想搓揉成甜甜的「巧克力球」哄她吃,結果,那一段時間,她只要看到類似咖啡色的球狀東西都絕口不吃。藥粉戰術失敗後,我上水煎藥材。一般開給大人的一帖藥大概三兩至五兩,煮成的藥汁總量大約300~400cc,但孩子一次頂多需要40~50cc,所以,大人是一帖藥一天吃完,孩子是一帖藥吃三至四天,差不多就是一次感冒的一個病程階段。起初我把藥汁裝進小杯子裏,大約又加了半杯的蜂蜜,試起來幾乎都是蜂蜜味道了,孩子才肯賞臉喝一些。於是那段期間,家裡冰箱冷凍室總是預備著二帖藥材,發現突然發燒或咳嗽了就趕快去煮藥,加蜜,分裝,冷藏。為此還買了許多個玻璃材質的小「布丁杯」,那些杯子,直到現在餵藥,還在繼續使用。
二歲時,我們送她上蒙特梭利教學法的混齡幼兒園,當然,就如同所有剛開始上學的幼兒,接觸的病毒種類突然多了,免疫系統突然忙碌起來,接應不暇,所以,必定有幾個月很辛苦的日子,流感,諾羅病毒,腸病毒,都跟著大家流行。也許運氣好吧,也許爸媽心臟夠強吧,最高燒到41度也是靠餵中藥驚險過關。隨著她的情緒上漸漸適應學校,免疫系統也漸漸適應了,不知從何時開始,感冒生病的次數減少了,我家冰箱也暫時沒有庫存一包包的藥材。唯獨異位性皮膚炎的症狀確實不易控制,時好時壞,所以還是用科學藥粉在持續服用,奇妙的是,每次她喝藥所需要的蜂蜜愈來愈少,如今已是完全喝「原味的」。也正因為是原味的,我的女兒和姪子給我回饋了一些開藥的訣竅。
孩子的味覺很敏銳,固然不愛苦的,但若年紀稍長,則「吃苦」是可以訓練的,所以微苦的藥材,他們可以「忍耐一下」,但比起苦味,對於「辣」則完全無法承受。什麼會辣?我發現如生薑、乾薑、細辛這類藥材,即使很少量,他們就會給你嚴重抗議。「教學相長」,從此開兒科處方,我未必避苦,但必定遠辣。
現在我女兒每天早上「自助式」服下一包藥粉,她的SOP如下:我幫她準備藥包和布丁杯裝著溫開水,旁置單枝筷子,她起床後,自己爬上餐桌,拿起藥包,撕開藥包(未必每次撕得整齊,所以也許撒一些在桌面,我也不以為意),自己倒進杯中,有時一次倒盡立刻攪拌,有時倒一點,攪拌一點,或一次倒進水中,不動聲色,看藥粉結成一坨,再用筷子戳它弄它,一邊發出怪聲:「把拔你看~冰山要融化了,呵呵~」然後攪拌完成,推到一旁,開始吃早餐,等到其中的澱粉已經沉澱下去,上層為清澈的藥液,她就端起杯子喝下四分之三杯,留下杯子和沉澱的粉,蹦跳下桌而去。
對於孩子可以把「吃藥」和「遊戲」結合在一起,我一方面讚嘆她的創意,一方面也樂觀其成。孩子的改變不是短時間看的出來,但只要有心陪伴,往對的方向走,時機到了,就會收成。如果我當初一直用強迫灌藥的方式餵她吃中藥,她到今天是不是仍然一見中藥就搖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