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教文章

身心科相關文章

  強迫症的全名應該叫做「強制意念—迫切行為失調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OCD),這股意念,和後續的行為,二者通常是緊密難分的。
  舉常見的「洗手」例子而言,應該先有一個「怕髒」(先不管怕髒的意義和背景是什麼)的先行強制意念,這個意念強大到我們無法抵抗,於是才引動了一個迫切的行為:洗手,而這個洗手的行為,久而久之才演變成「當類似的刺激出現或不出現」就忍不住非得洗手的典型強迫行為。
  強迫症的「鄰居」有哪些?典型的焦慮症,恐慌症,畏懼症(懼高、懼蛇、懼鬼⋯⋯),他們有一個共通的特色:這些表現都是「一般人也一定會有的」,例如你我都曾擔憂事情,害怕某事某物,或者遇到危急情勢而驚慌恐慌。差別在哪裡?
  第一個差別是,是否「失控」?也就是說,這些狀況如果是自己能夠抑制得住,那大概都屬於正常範圍,但如果連自己很努力都無法停止這些症狀。(焦慮的感覺,害怕的感覺,縈繞不去的意念,甚至某些迫切的行為),那麼就屬於不正常了。
  第二個差別是,對日常生活、工作、學業、人際的衝擊有多嚴重。如果一個人隱居在深山,不用上班不用上學,自給自足,很少和人來往,那麼即使他有一些所謂的症狀,只要不影響他的日常生活,當然不成問題。
  很多人都不喜歡髒,於是雙手如果沾到髒污,基於理性一定會想去洗手。這樣有什麼奇怪的嗎?沒有,當然沒有。
  強迫症的關鍵病理在於,即使「客觀的前置事項」並未出現,患者卻仍然啟動了「試圖緩解自己不舒服的行為」。舉例而言,手沾到了泥土,我們就洗手,這很正常。今天手沒沾到任何東西,但是因為在教室裡被同學「言語霸凌」:「我看到妳媽媽在校門口跟別的男人親嘴,好髒喔,好噁心喔,噁心!噁心!⋯⋯」於是就衝到廁所去拚了命的洗手,想靠著洗手來緩解內心的焦慮或負面的感受。
  在這個例子裡,客觀的髒污並未出現,但卻出現了「主觀的焦慮引發事件」,於是有後續的這樣無法抑止的「自救行為」出現。
  強迫症的外顯行為,終究只是冰山的一角。洗手洗呀洗的,不管洗了10分鐘還是20分鐘,洗到雙手紅腫甚至破皮,然而洗完之後,也許暫時能喘口氣,但自己內心的焦慮或其他負面感受,就此消除了嗎?不可能。
  引發焦慮的關鍵點,在上述的例子裡,不管是患者和媽媽的關係,或者是因為和媽媽的關係(討厭媽媽),導致患者產生自我的負面意象(因為媽媽很髒,我也很髒。),這些都需要進一步靠著心理諮商去「療傷」,怎麼可能光靠吃藥就改善?
  當然,和恐慌或焦慮的症狀「浪頭來襲時」類似,如果有一顆藥能夠吃下去,即刻幫您「度過難關」,我們還是必須肯定這樣藥物的「救急價值」,例如:抗焦慮劑(常見如:贊安諾Xanax)、抗憂鬱劑(常見如:樂復得Zoloft)⋯等。
  從中醫的角度,要怎樣幫助這群人呢?
  首先,不管是強迫的意念,或是迫切的行為,從中醫的觀點,都屬於一種「燥」或是「火」。只是今天這種燥或火,不巧影響到我們的大腦神經系統,所以讓這些意念,如滾雪球般,越滾越大,不可收拾。
  同樣回到我們對於精神神經系統疾病的認識和治療經驗,依照每位患者體質的不同,運用不同特性的中藥材,或者去補充神經系統所需要的「陰質」,或者去把往頭上衝的這種燥或火氣降下來,先去恢復人體的「區域平衡」,然後身體漸漸就會趨向「整體平衡」。在這樣的調整過程中,我們也不厭其煩地要提醒,正確的飲食習慣,規律的生活作息,適度而規律的運動,如果能配合練習「台灣養生保健學會」推廣的「上壽導引法」,對於紓緩緊繃的情緒,調節自律神經,相信會更有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