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教文章

身心科相關文章

  2015年3月24日,德國Germanwings航空公司的一架A320客機,在法國南部阿爾卑斯山區墜毀,機上144名乘客和6名機組人員,無人生還。隨後的調查發現,令世人驚訝,更令罹難者家屬心碎,即,副駕駛似乎蓄意將機長擋在駕駛艙外,然後獨自操縱飛機,撞入山區。
  國際媒體以“suicidal murder”(自殺式謀殺)來形容這起事件。副駕駛的精神科就醫紀錄,載有「憂鬱症」之病史,因此,甚至關於「憂鬱症患者該不該開飛機」的討論,也紛紛躍上檯面。
  先不論「憂鬱症」是否會威脅其他人之生命安全這個議題,筆者想從憂鬱症是否是造成此事件的原凶來做討論。
  我們試著這麼比喻吧!如果某一架班機,機長突然心臟病發作,而副駕駛正好被鎖在駕駛艙外,於是造成失事。那麼,大部分的媒體都會把原因歸咎於:喔!那是因為他「身體上的疾病」。然後把整起事件當作一個偶發意外,也不會特別去討論關於「機師的心臟狀態」等等的議題。
  奇怪嗎?當然不。這就是人們還普遍存有的,對於精神疾病的「標籤化歧視」。好像得到精神疾病的人,「應該」要在症狀發作的時刻,「有能力去克制」不要發作,但往往忘記回頭想想,當我們心絞痛,胃痛發作時,我們能說克制就克制,我們能「選擇」不要發作嗎?
  筆者並非想要強辯,說精神疾病等同於身體上的疾病,而是,愈來愈多頂尖的國際級研究結果發現,精神疾病,與大腦這個「器官」失調,已經找到愈來愈多的證據,例如,一個「偶爾心情低落」的平常人(就如你我),和一位長期受憂鬱症折磨的患者,在腦部某些區域的實質性或功能性層面,確實存在巨大的不同。這和1970年代以前,醫界對於精神疾病的病因皆一面倒的傾向「心理因素」的推論,已經是截然不同的世界了!更遑論更早以前,精神病患都被當作「中邪」或是「詛咒」,而普遍使用宗教或巫術方式「治療」。
  我們換個角度,從民眾的就醫行為來說。大概很少人會因為自己有心臟病,而羞於啟齒,或是因為踏進心臟科門診,而擔心旁人的目光。如果今天,社會大眾能夠接受,精神疾病也如同其他身體上的疾病,是一個找得到的實質病變,而且是可以治療的狀況,(而且,精神疾病不會傳染),那麼,我相信精神疾病被早期診斷早期協助的比率,必定會有提高,於是,諸如突發的暴力行為,或是因為缺乏正確治療而造成早期失能的情況,相對的也會減少。
  此次不幸事件,讓不少歐美的心理衛生專業人士投稿疾呼,這位副駕駛本身也是受害者之一,而且也不應把此次墜機事件,歸責於副駕駛的「憂鬱症」。筆者認為,從更積極的角度來看,悲劇的發生,很可能是因為當常規的治療遇到瓶頸時,患者本人或其家屬,苦於無法尋求更進一步的治療,於是只能任由憂鬱症逐漸地傷害身體健康,直到自殺意念排山倒海而來,終至無可挽回!
  中醫藥理論,在治療精神疾病時,其基本信念與前述的全球趨勢亦不謀而合,因為改善身體的體質,即能夠改善腦部功能的運作,所以筆者堅信,這群患者若能夠愈早配合中醫藥的治療,則大有希望地能順利地恢復身心健康狀態,或許也能減少社會蒙受相關意外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