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教文章

兒科相關文章

  柯文哲市長在選戰期間,夫人陳醫師曾發文,稱她在家裡要照顧「一個大亞斯,一個小亞斯」,大概指的是先生和兒子吧!當然這語言裡沒有任何正面或負面的意思,更沒有任何褒貶的企圖。我們乘著這股「柯式旋風」,不妨就來瞭解關於「自閉症」的二三事。
  自閉症,原文是Autism,從希臘文的「auto」而來,字面上的意思就是「自我」。確實,所有的自閉症患者,其共通之處就是,不擅於社交,不善於與他人溝通,而回到自己的世界裡。至於「閉」的程度,筆者認為就沒有那麼容易一概而論了。
  距今約100年前的1910年代,瑞士的精神醫學家,首度使用Autism這個名詞來描述有這樣行為特徵的一群人。1940年代,美國的醫師開始用Autism來描述一些孩子在社交和情緒上的異常,大約同一時期,德國學者Hans Asperger,發現某一群孩子雖然在社交行為相當退縮,但認知功能或藝術或特定領域的表現卻相當傑出,因此用自己的姓來為這樣特殊的一群人定了一個名稱,這也就是後來變成相當有名的「亞斯柏格」症候群。
  1980年代以前,在歐美有很長一段時間,自閉症都被認定和精神病牽扯不清,不論是病患被標籤化或治療方法,今天看來都是充滿誤解,也慘不忍睹。大部分較嚴重的自閉兒都在3歲之前被診斷,如同其他的發展問題,我們愈早介入,對孩子往後的人生幫助愈大。還好現今醫學界的共識,是運用行為治療、語言治療等綜合模式來幫助這些孩子,效果也還算不錯,但對於「病因」仍莫衷一是。
  近10年愈來愈多的觀察和研究,發現自閉症的孩子(或成人)們,行為表現差異非常大。舉例而言,嚴重的退縮行為和自我封閉,造成語言相當受限,連帶的,智力發展也落後很多,因此,這一群孩子會合併多重障礙,包括學習障礙,甚至,無法生活自理。而另一端所謂高功能的一群,如某些傑出的鋼琴演奏家,與我們的柯市長都是例子。所以美國精神醫學會,已經在2012年宣布「亞斯柏格」這個名詞正式走入歷史,以後對於自閉症,我們只用「自閉類群疾患」來描述。為什麼?
  讓我們再從原文來看。自閉類群疾患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第一個字我們已經瞭解,第三個字Disorder是「失調」,慣以稱呼一些精神情緒與行為的非正常表現。關鍵字就在Spectrum,原意是「光譜」,表示從一整個「範圍」的某一端到另一端的「連續性」分布。這樣的連續性分布,如果在研究物理的學者眼中就是能量或波長或頻率…,那麼精神醫學領域跟物理學「借」來這個字眼要做什麼?
  筆者認為,從2013年起,美國最新版的診斷準則DSM-5大幅度的改變使用Spectrum來取代以前的Type(分型),可以嗅出西方的精神醫學界也開始發現,人的問題沒有那麼簡單就可以「區分」。比較細膩而貼近人性的診斷應該是「你在這個問題的嚴重程度大約是在哪裡」。例如番茄,我們很難「區分」它是蔬菜,還是水果,但某些「情境」、或「季節」,或與番茄「互動」的食材不同,我們就可以比較確定地說:「喔!這時番茄比較像是蔬菜或水果。」
  回到自閉症,當一位疑似有自閉症表現的孩子來到我們面前,我們也應該用「活生生」的方式去對待他。他的人際溝通如何?與親近的家人怎樣互動?和陌生大人如何?和同年齡的孩子又如何互動?語言如何被他使用?非語言的(如肢體動作或表情或聲音)又如何被他使用?學習情況如何?牽涉語言認知和不牽涉語言認知的學習又有怎樣不同?而中醫臨床的訓練又讓筆者看得更細,例如:孩子在不同季節,天氣變換時行為有差別嗎?一天當中有無規律變化?精神好或疲累時,又是如何?腸胃狀況好或不好時,孩子的表現有不一樣嗎?
  這世界持續在進化,當未來的某一天,醫學界、心理學界、社工界,甚至家長們,都可以習慣於丟開類似「你是亞斯」或「你不是亞斯」的這種「區別心」的時候,這些孩子的臉上便不再有「標籤」貼附。而這只是一個開端,如果中醫談的「氣」可以被以「能量的流動和分布」來妥善理解,那麼流傳千年的「健康整體觀」以及相應的針灸和本草藥物,對於這群孩子的身心,必然有一定程度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