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教文章

兒科相關文章

  長久以來,精神疾病的診斷與治療,存在著「貼標籤」的爭議。某些學者認為,我們不該把這些人貼上標籤,然後送去治療,或送去隔絕起來。然而,對於許多在兒童時期就會發生的「問題」(未必是疾病)---早期診斷,早期介入與協助,對於這個孩子長大之後的人生,確實存在正面的效益。因此,發展一個更能夠適合個體與社會環境需求的診斷系統,就更趨重要。
  一位精神科醫師前輩在演講時提到:「病人不只是一個承載著症狀的人」。這句短短的話引人深思。我們常在臨床情境中,藉由談話或藉由問卷量表,把一個人所描述或呈現的「現象」稱為「症狀」,然後給他一個「病名」。然而,這樣的過程,究竟反映了什麼?他自己是否覺得困擾?是否在他的社會情境中造成其他人(家人,同學,同事)的困擾?是否因為這樣而失去了其他原本應該要有的正常功能與角色?要考慮的層面很多很細,對成人是如此,如果遇到的是兒童或青少年,更應該是如此。
  「過動兒」無疑是個標籤,響亮亮的,筆者也不得不借來用。其實ADHD的全名是「注意力缺損與過動症」,所以包含了至少在「注意力的失常」,和「過動行為」的這兩大症狀。2013年美國精神醫學會出版了最新的第5版診斷準則(DSM-5)。這本精神醫學臨床診斷「聖經」其實背後有許多統計學與實證醫學的證據在支撐,所以每次改版,都希望帶給臨床界更好的「提升」而非「沉淪」。其中關於ADHD,主要有幾項大的改變:
1.強調情境/發展的差異與變化。也就是更在意個案過去的「生命故事」。
2.將舊版的「不適應」(maladaptive),改為在社會/學業/職業/的「衝擊」(impact)。
3.將舊版的「功能減損」(impairment),改為「干擾」(interfere)而造成之「品質降低」(quality reduce)。
4.舊版界定症狀初次發生年齡必須在7歲以下。新版改為12歲以下。也就是說,如果一個孩子在11歲才發現過動症狀,以前不會被診斷,現在則會。
5.對於成人的過動症,新版界定為17歲以上,符合某些症狀準則即可診斷。成人過動症的案例可能增加。
6.另外還把一種叫做「干擾性情緒失調症」從ADHD的類別當中獨立出來,另外成為一個疾病。意即這些持續容易暴怒的異常行為不再被認為「因為他是過動兒」。
  這些改變,學界與臨床界各有褒貶。不過,筆者還是比較持肯定的態度,因為它更考慮到生活情境中孩子的實際狀況。舉個淺顯的例子:
  男孩A出生在畜牧農家,每天在牧場跟牛羊奔跑,幫忙搬草、打水,他靜不下來,嚴重注意力不集中,連漫畫的幾個字都讀不下去,但是牧場工作可以勝任。 男孩B也是靜不下來,注意力不集中,但是他出生在都會區的小家庭,3歲就開始進入班級式管理的幼兒園就讀,因為坐不住,成為班上的問題。上小學之後,閱讀和書寫式作業一直跟不上,但體育課是他的最愛,足球是他的強項。
  請問,純粹就個體表現而言,A與B都是注意力缺損與過動,但是對於生活或學業的衝擊,看起來是B比較嚴重。所以,需要積極介入與協助的,是B,對吧?
  所謂協助,當然不是塞給他一顆「利他能」的意思。
  Ritalin這個藥物,在現今的ADHD治療中是很常用的藥物。我們暫且不討論它令人又愛又怕的作用或是副作用。在許多涉及學習障礙孩子的家長口中,這個藥還被暱稱為「聰明藥」,其受到誤解扭曲的程度,令人啼笑皆非。
  藥物當然不是唯一選項,心理治療,行為治療,職能治療,都可以慢慢改善過動兒的症狀。藥物與ADHD症狀之間的關係,在腦神經科學發展之後,已經愈來愈清楚,但針灸或吃中藥的作用呢?怎麼解釋呢?
  我們在門診中遇到的,不論只是輕微不專心,或已經影響到生活與課業,這些孩子在體質上都有一個共同點:「燥熱」。怎麼定義中醫體質的「燥熱」?舌質紅,脈診浮弦數或細數,平常就愛吃炸的,烤的,酥脆的,愈脆愈愛。大便大部分時候都是硬,甚至顆粒狀。感冒時,易發高燒,易咽喉腫痛。有些孩子的皮膚較差,容易因為溫差、飲食或汗水的刺激而發癢發疹。有些則睡眠不安穩,翻來覆去,或是夢話很多。
  針對這樣的體質,我們調配以涼性滋潤的藥材,例如:淡竹葉、麥門冬、鉤藤等等,再叮嚀家長幫孩子改變飲食習慣,經過一段時間的調理,很奇妙的發現,孩子的行為表現漸漸有進步,比較坐得住,某些課業內容漸漸可以讀的下,記得住。
  因為沒有更多的臨床研究來支撐,所以筆者也不敢說這樣就會有效。不過,中醫切入的角度,似乎不是去改變大腦神經傳遞物質例如:多巴胺(Dopamine)的質量,而是去調節整個身體的能量模式,代謝模式,就好比調控工廠進多少原料,產出多少商品,排出多少廢物,然後讓體質漸漸趨於平衡,在全身都趨於平衡之後,大腦當然也就漸漸平衡了。
  前輩也說:「醫學史上有許多的例子是有效的治療之後,再回頭找原因。」檢討我們中醫,確實很多情況都是如此。除了持續的臨床服務,希望累積更多具有可靠療效的病例之外,也應該要研究中醫「如何有效」的這個議題,希望找到更能夠被全球醫療界認可的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