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教文章

身心科相關文章

  黃先生,43歲,事業、家庭都很穩定,是人人稱羨的好先生、好爸爸、好兒子。就診時,談吐也條理清晰,語音雖不能算是開朗但也不到低落的程度。原本的胃疾經過我們調理,已經漸趨穩定,這次卻特別來跟我討論另一個問題。大約10多年前,或許因為工作壓力的關係,曾經憂鬱症發作,也服用過一陣子精神科藥物,最近二年已經停藥,狀況也算穩定,但逢季節變化,天氣變化,就有好像要「捲土重來」的跡象。自己會先覺得「不對勁」,心情低落,不想動,胸悶,很鬱悶的感覺,就知道快要發作了,有時去活動活動,曬曬太陽,就過去了也沒啥大礙。但如果一直陰雨天,好像就會愈來愈嚴重,全身也一直緊繃起來,從神經到筋骨到情緒都會緊繃起來,因此詢問是否能夠用中藥調理。我們使用溫膽湯與芍藥甘草湯加減的處方,才服用一星期,回診便表示:「鬆開了!感覺很舒暢!」
  36歲的陳小姐,清瘦的外型,秀麗的面容,每回就診都由先生陪同,總是讓先生在外等候,自己安安靜靜地走進診間來。自述在某教學醫院精神科診斷為憂鬱症,併服用數種抗憂鬱與鎮靜藥物,約有半年之久。講話音量很小,速度也不快,好像有一缸子心事在肚子裡,但打算花一百年慢慢舀出來也無妨的感覺。因為西藥的協助,以前很消沉或是絕望的想法最近已經少出現,但是睡眠品質不好,是她想來嚐試中醫的主要原因。經過我們詳細的辨證診察,開立以柴胡桂枝湯和天王補心丹為主的科學藥粉,每週回診一次,再把脈調整處方。到了第六週時,她原本很「淡定」的眼神開始有了光采,告訴我們現在睡得比較好了,白天也較有精神,更令人高興的是,她的精神科醫師認為她的狀況有改善,所以幫她把一部份的藥量減半,另一部份則換成更輕一級的藥。
  根據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WHO估算的一份GBD(global burden of disease)報告指出,憂鬱症將在2020年成為全世界所有疾病當中,造成全球「負擔」排行第二的高成本疾病。造成沉重社會負擔的原因不外兩個方面:其一為重度憂鬱患者大多無法工作,甚至會失去生活自理能力;其二為可怕的高自殺率─在台灣,自殺占死亡人數約2.2%,其中87%就是重度憂鬱症。有公衛學者因而指出,如果二十世紀是以人類對抗HIV(愛滋病毒)作為註腳,那麼憂鬱症將是老天在廿一世紀給人類的最大考驗!
  前述的兩例,雖然都被西醫診斷為憂鬱症,但是症狀表現不盡相同,在中醫治療的用藥上也是南轅北轍,但他們二位有個共同點,就是「知道自己狀況不對」的所謂「病識感」。臨床而言,精神疾病分類很雜,但最基本只分為二種:即「有病識感」和「沒有病識感」。舉淺顯的例子:喝了幾杯開始說「我醉了我醉了!」的人,通常病得不重,恢復也樂觀;一邊搖搖晃晃,口出狂言然後還說「我沒醉!再拿酒來!」的人則是相對不容易治療。
  憂鬱症如此可怕,然而筆者卻覺得「憂鬱症」這三個字太沉重了,不應該隨便扣在誰的頭上。誰沒有情緒,誰沒有壓力?誰沒有偶而的心情不好?誰沒有偶而覺得對不起自己,或對不起別人?誰沒有想要躲在角落暗自消沉的時候?誰沒有想要逃離這一切的衝動?
  根據社工單位的統計,超過95%的人在嚐試輕生之前都會「找某人談談」。這個「某人」卻不一定是專業人士如:醫師、心理師、社工師、輔導老師,可能只是他身邊的親友。當這個「某人」就是您的時候,請記得,傾聽很重要,陪伴很重要,但是如果他的狀況不對勁,請陪著他去找專業人士。暫時的情緒低落,或許找人聊聊便可以紓解,但演變成全身性的憂鬱風暴時,就必須要專業的處理。
  中醫有兩個理論,一是「因病致鬱」,一是「因鬱致病」。前者是由於身體上的慢性疾病,如:心臟病、中風、糖尿病、腎臟病等等,久而五臟六腑能量不平衡,造成情緒疾患。後者則是先有心情鬱悶的狀況,久而影響身體氣血失衡,然後產生許多身體上的不舒服如:頭痛、胃痛、神經痛,甚至實質疾病如:胃潰瘍,甚至腫瘤等。針對「因病致鬱」的患者,先找出身體上產生病變的關鍵處,用藥加以調理,則情緒上的狀況也會隨之漸漸舒緩。至於「因鬱致病」的患者,則除了依據症候不同而選擇從「心」或從「肝」或從「脾」用藥,還必須配合適當的心理疏導,那些身體上的不舒服才會漸漸緩解。
  其實以傳統醫學的看法,心理或情緒的各種問題,本來就被包含在人體的「氣、血、精、神、臟、腑」的運作範圍內,沒有什麼「生理vs.心理」的分別。公元三世紀的中醫古籍「內經」就有記載「祝由」治病,即是透過言語暗示、韻曲等方式,讓人的身體恢復健康。觀照今日,有時只是一句鼓勵的話、或是一個正面的想法,就能衍生巨大力量,啟動身體邁向健康與平衡的「連鎖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