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教文章

身心科相關文章

  不知道大家對於「精神醫學」這個名詞有什麼想法?我們可能很直覺的認為:「啊!那就是專門在看『發瘋的人』的。」無妨,這群朋友的外表或行為,的確跟一般人很不一樣。我們或許都有在街角巷口,遇到過胡言亂語、舉止怪異的人;也許都聽過有人因為心情低落而跳樓自殺;甚至我們身邊的親友,就有在長期服用精神科藥物的人,或者曾經被精神病患者突然的暴力行為給嚇到甚或受傷的。都無妨,因為不論古今中外,對於這一塊領域,普遍的做法都是「貼上標籤」,然後「敬而遠之」。
西方醫學在精神病的領域,也是從「巫毒神鬼作祟」而慢慢演進,瞭解原來這些病態的表現跟身體的狀況有很大關係,只是後來產生兩個學派---其一就是心理學家,總是努力尋求「非藥物」的方式,如:心理治療、行為療法、催眠等等,去改善患者的病況。另一則是現今最為人熟知的,生物醫學家,總是不斷的想要找到,某某病態與大腦裡面某個神經傳導物質的關係〈如:血清素與憂鬱狀態的關係〉,於是不斷的研發新的藥物,希望患者服用之後可以「藥到病除」,遺憾的是,大多數的病友們都是愈吃藥愈退化,愈脫離社會,最後不得不在照護機構裡度過餘生。
傳統醫學對於精神疾病的看法,可以說是上述兩方的折衷,也恰好體現了「中」醫那個「中庸之道」的真正意涵。不論一般疾病或是精神疾病,人體皆會有「反應」,這些反應〈多數被認為是症狀〉會因每個人體質而異,我們本於傳統中醫理論,分析陰陽氣血表裡虛實寒熱,分析五臟肝心脾肺腎的關連,然後做出臨床結論,採取湯藥或者針灸或者其他方式的治療。與現代醫學的精神藥物治療最大的不同在於,我們並不認為改變一個或兩個大腦的因子,就可以達成治療目標,相反的,「精神疾病是全身都出了毛病」才是傳統中醫最主要的臨床立基。進一步來說,如果一張方子,都是朱砂、龍骨、磁石等等所謂「安神」的藥物,那絕不是一張好方子。
舉例來說。精神分裂症或躁鬱症躁期發作的患者,屬於狂暴躁動症狀為主的,很多都有食慾旺盛,大便乾結、口渴喜冰、口臭的表現,因此我們要去清他的胃火,他的精神症狀就會緩解。重度憂鬱症或躁鬱症鬱期發作,屬於低落負面症狀為主的,常見肢冷畏寒、全無食欲、頻尿腹瀉等症狀,我們選用溫補脾腎陽氣的藥方,他的病情也會好轉。
所以「基於傳統、量身訂做」是我們認為中醫在精神醫學可以發展的方向,當然,我們也不否定心理治療的正面效果,不過,西方體系的心理治療在台灣〈尤其在非都會地區〉確實遇到了瓶頸,有本土的心理學者也提出,需要儘早建構一種結合民間信仰與心理治療的「本土心理療法」,才能造福更多患者。